当前位置:凯发娱乐 > 凯发娱乐资讯 >

从戈兰高地到死海 遇见多面以色列

作者:凯发娱乐--时间:2018-10-16 18:55

  从加利利湖驱车前往戈兰高地的路上,导游米娅,一个美丽的犹太女孩儿在跟我们普及加利利湖的知识:加利利湖是基督教的圣地,是耶稣当年传教的地方。耶稣的神迹大多发生在加利利湖周围,比如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在海面上行走、平息风浪、在婚宴上将水变成酒等等。

  在加利利湖畔有一种特别有名的食物叫彼得鱼,也是源自耶稣神迹的一段故事:耶稣让门徒彼得打鱼,并告诉他,他钓上来的第一条鱼嘴里会有一块银币,让他用这块银币做税银。结果彼得一下打上来153条鱼,后来人们就把从加利利湖里打捞起来的嘴巴里含有东西的鱼叫做彼得鱼(另一说法彼得鱼其实就是罗非鱼)。

  现在加利利湖畔有些餐厅为了招揽食客会在烹制的彼得鱼嘴里放一枚硬币,如果吃到这枚硬币就表示会有好运。所以如果你有机会来加利利湖追寻耶稣圣迹,不妨品尝一下彼得鱼,看看会不会吃到那枚代表好运的硬币。

  除了是宗教圣地,加利利湖还是以色列最大的淡水湖,是以色列非常重要的水资源区,加利利湖水主要来源是上游的约旦河,说到这里就避不开戈兰高地之争了。

  戈兰高地是叙以边界处的一块狭长山地,距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只有60公里路,可以俯瞰整个以色列北部平原,特殊的地理位置赋予了戈兰高地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这还只是其一,它的另一个重要战略意义在于其淡水资源。

  戈兰高地具有丰富的水资源,最高处的黑门山Mt.Hermon海拔2814米,约旦河的两条河源(巴尼亚斯Baniyas河和达恩Dan河)均发源于此,因此戈兰高地又被称为中东地区的“水塔”。以色列40%的淡水都来自这里。

  1964年,阿拉伯国家在埃及召开了一次最高级首脑会议,会议决定叙利亚应全力以赴完成改道约旦河的计划。如果这个计划实施成功,加利利湖的水位就会下降,这对以色列来说将是巨大的打击。获得这一情报的以色列当然不会坐视不理,派空军轰炸了这个水利计划的关键——约旦河上游,迫使叙利亚放弃了该计划,但是也给阿以双方埋下了战争的种子,之后的几年双方矛盾冲突不断,1967年6月,以色列先发制人,六天攻下了戈兰高地。战败的阿拉伯国家也没放弃,于1973年犹太人赎罪日当天发动了复仇之战,因为赎罪日是犹太人最重要的节日,在这天犹太教徒都会实行禁食,同时会避免使用武器、电子器材、引擎、通讯设施等等,道路交通也会停止,许多士兵也会离开岗位返家过节,他们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夺回戈兰高地和西奈半岛。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休假中的以色列人以最快的速度反应了过来,开始回击,这场战争最终以色列的胜利告终,但以色列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导游米娅的父亲参与了1973年的这场战争,或许因为这场战争以色列后发制人最终取得胜利,米娅在讲这段故事的时候是带着些许骄傲的。车子在戈兰高地上快速地前行,米娅不时指着车窗外插着指示牌和警戒线的地方告诉我们,哪里有这些标志就意味着那里有地雷。看到我们这些人在听到战争和地雷时的夸张表情,米娅决定带我们去一个地方。

  这是73年坦克战遗留下来的,已经废弃多年。米娅说我们可以去照相,但她并没有跟我们一块下车,也许是她来过多次已没有了新鲜感,也许虽然这是一场可以让她骄傲的战争痕迹,却因为是战争所以并不是很想再去触碰。

  在来以色列之前,我一直觉得战争问题会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没想到米娅会那么直白的告诉我们那段历史,她毫不掩饰作为一个以色列人的骄傲,但也不掩饰她的一些无奈和抱怨,因为复杂的历史原因,以色列四面环敌,所以他们不得不全民皆兵。以色列所有年满18岁的年轻人都要服兵役,男人三年,女人两年,女人如果结婚了可以不用服兵役。米娅就当过兵,她玩笑地跟我们抱怨道:“为什么我那么美好的年纪要去当兵呢?”

  是啊,为什么最美好的年华要去当兵呢?为了保卫祖国!如果祖国不用保卫就是安全的呢?那么是不是可以在最美好的年华里肆意享受生活呢?

  不仅仅是以色列,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是一样的,那些正处在风华正茂里的年轻军人,我们每一个人是不是应该为他们的付出做些什么呢?没有人希望战争,因为一场战争不管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都免不了会有伤亡。那一瞬间我突然很想大喊和平万岁!愿这个世界上永无战争!

  在旅行的过程中,一直有人在问我以色列安全不安全,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百分之百的安全是没有人可以保证的,去哪里旅行都一样。我只知道我所亲眼见到的以色列并不是我印象中的那样战火纷飞,即使是站在戈兰高地,即使是面对着这几台经历过战火的坦克,即使这里还有地雷、废弃的碉堡和联合国的监察哨,我依然觉得是平和的。

  戈兰高地行驶途中米娅找了一块相对空旷的地方让我们下车拍照,并指着路边一个配枪的大兵跟我们说,你们可以去跟他合影,他看起来也挺无聊的。于是乎,我们一伙人抱着相机就冲了上去。面对一伙突然冒出来的张牙舞爪的陌生外国人,帅气的大兵并没有端起手中的抢做出防御的姿势,很配合的接受了我们的拍照请求。如此,关于以色列的安全问题还用我多说吗?

  离开坦克部队,我们继续前行,我们这次戈兰高地之行的主要目的是一个酒庄。是的,你没看错,是酒庄!

  一提到葡萄酒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法国,其实很早的时候以色列就已经开始酿酒了,只是中间因为某种原因失传了许多年,这一点从出土的古建筑遗迹石雕和酿酒设备可以得到印证,现代以色列人受到这些古建筑石雕的启发,决定重新开始酿造葡萄酒。

  戈兰高地地区气候干燥,海拔由低到高种植了二十多种葡萄,这些葡萄甜度不同,酿出来的酒味道也各有千秋。有幸在酒庄品尝了那么几种(当然只是装模作样的喝了几口),感觉以色列的葡萄酒酒精浓度更高,味道更浓,非常醇厚,喝完之后很久嘴巴里还能砸吧出酒香。

  既然以色列有这么多葡萄酒为什么外国人知道的很少呢?因为以色列人爱喝酒,所以这些就80%还没出以色列就被喝掉了,只有20%销往世界各地。所以不是人家不出名,也不是我们孤陋寡闻,而是因为太好喝,大多被内销了。也是任性!

  插播一点点关于以色列葡萄酒的小知识:因为犹太人只吃Kosher(Kosher指符合犹太教规的,美食篇会细讲)的食物,所以酿酒的时候也会有一些限制,比如:必须是四年树龄以上的葡萄树长出来的葡萄才可以酿酒;葡萄园每隔7年必须休耕;酿酒过程只能使用符合犹太标准的洁净工具和储存设施;所有的酿酒设备必须干净且无异物残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所有材料都必须符合犹太洁净食品机构认证。

  午餐我们在约旦河畔吃的,相较于吃饭,我更对这个经常在新闻里听到的名字感兴趣。作为中东地区的重要水源,约旦河的地位可想而知。除此之外,他还是耶稣受洗的地方,所以这里也就成了基督教堂的朝圣地。每天都有人不远万里奔赴这里接受洗礼。

  吃完午餐,我们去了附近的一个叫戈兰夏尔的基布兹(Kibbutz)参观。基布兹是以色列的一种集体社区,在基布兹内没有私人财产,成员之间民主平等,共同劳动,按需分配,有点像我们说的。

  以色列的基布兹起源很早,早在以色列建国之前就已经开始,到现在以色列大大小小的基布兹接近300个。戈兰夏尔基布兹成立于1937年,我们在游客接待中心观看了一段戈兰夏尔基布兹的发展视频,从最开始全人工小规模的养殖、种植农业开始,到现在戈兰夏尔已经建成了一个非常完善的农业体系,工业生产、养殖、加工,由最开始的自给自足到现在有自己的品牌商品出售。

  接待我们的基布兹导游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开始效仿公司模式运作,但是在我们问工资的时候,她告诉我们她没有工资,不过每个月会有4000谢克尔(约7000人民币)的补助,别人也一样,这里面不管是什么样的工作形式,待遇都一样,平时生活也用不着花钱。

  她们有自己的食堂,所有人可以在里面凭票吃饭,她们住的房子是集体分配的,开的车也是集体分配的,如果汽车没有油了,直接去保安那里,保安就会帮忙加满。孩子们上学的钱也是由集体出。

  我们问她年轻一代的人是选择留在基布兹还是离开,她很遗憾的告诉我们她的四个孩子都选择了离开。

  我们问她外面的人可以加入基布兹吗?她说可以,但是要先把财产全部上交给集体,然后接受两年的考察,考察结束后,全员投票表决,通过就可以留下,不通过就得离开,离开的时候他们会给相应的补助。

  关于基布兹,其实我还有许多问题,但是因为行程关系我们不得不匆匆离开,很遗憾没能看到他们现代化的农业,也没能体验到跟大眼、高鼻梁、卷头发的农民一起干农活的神奇感受,如果有机会我倒是愿意在里面住几天,体验一下这种乌托邦式的生活。

  死海是去以色列旅行必去的地方。当我真正看到死海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惊讶,从小到大看的书,不管哪一本讲到死海都会讲因为死海盐分过高,除了死海本身没有活物外,方圆几十里内也不会有植物生长。但是我们沿途看到的风景并不是光秃秃的,是有植物生长的,酒店就更不用说了,跟一般靠海的酒店没有区别,植被绿化做得非常好。

  米娅告诉我们,沿途有植物的地方说明有地下河流,酒店附近的绿化和植被是人工培育的。

  说到这里我再插播一小段小知识;以色列的灌溉技术非常发达,这些沙漠绿化带下都有滴水灌溉的水管,所有的水管都是由计算机控制的,电脑自动检测植物的生长环境,根据需要自动启闭水泵,把掺入肥料、农药的水渗入植株根部。所以才有了今天仅20%的可耕地面积的农业大国和沙漠绿洲。

  关于死海的小知识教科书里讲太多了,从小学到大,我就不普及了。我简单分享一下死海漂浮的感受。

  一开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惬意,也没有照片上看到的那么悠闲。因为死海水盐分太高了,一不小心弄到眼睛里就会疼得受不了。弄到嘴巴里也很难受,而且死海水不能喝,直接喝死海水是有可能致命的,所以下水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切忌扑水,或是使劲往后躺。一定要先蹲下,然后慢慢往后靠,海水的浮力很自然的就把你托起来了,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尽情享受死海漂浮的乐趣了。除了非比寻常的浮力体验,死海水还能治病,因为富含丰富的矿物质,常在海水中浸泡,可以治愈皮肤病,对关节炎等慢性疾病也有好处。

  因为死海水盐分过高,不像一般水拍在身上是清爽的,死海水给人一种很浓稠的感觉,上岸后很快蒸发,最好及时清洗,如果没有及时清洗,身上就会有大颗粒的盐结晶,我因为头发泡在了海水里,上岸后没有及时冲洗,一会儿就变成了盐棍子~~

  死海的海拔在-400米以下,周围多沙漠,所以有些干燥,加上死海盐分太高,所以不建议多泡,泡一会儿最好上岸喝点水,另外要注意防晒。如果你身上有伤口,就一定要慎重考虑再下水,我去死海的前一天,不小心挠破了一块皮,第二天下水时的那个酸爽,真真比撒把盐还疼。

  马萨达是以色列古代犹太国的象征,位于犹地亚沙漠与死海谷底交界处的一座岩石山顶,三面都是悬崖峭壁,只有东侧一条道路——蛇行路(SnakePath)。希律王当年看中了这个易守难攻的天然堡垒,在这里修筑了马萨达城堡,目的是百姓造反时能自保。

  希律王死后,罗马军团驻扎在马萨达。公元66-70年,犹太人不满罗马帝国的殖民统治,爆发了民族起义。起义之初,起义军夺取了马萨达,驱逐了当时的罗马驻军,其它被罗马追捕的犹太人陆续来到这里,并凭借着马萨达的地势险峻,将其变成起义的最后据点。

  公元72年,罗马总督率领罗马第十军团包围了马萨达,并开始在西侧修筑高台。公元73年,罗马军队完成筑城,并用攻城槌攻破马萨达的城墙。

  在马萨达城堡被攻破的前夕,全城的男女老少960人,拒绝向罗马军队投降,选择集体自杀。但犹太人不能自杀,于是他们选出十一名勇士杀了所有人。再抽签选出最后一名勇士杀死其他同伴,放火烧毁城堡,最后自尽。

  因为有两个大人和五个小孩躲在蓄水池里得以幸免,所以这段故事才得以流传下来,也成就了马萨达用不磨灭的精神,我想也是这种精神让犹太人在流离失所两千年后又重新聚合在了一起。

  现在去马萨达依然能看到希律王时期的痕迹:蓄水池、粮仓、浴池、桑拿房……我无法描绘这座悬崖残城的壮观,尤其当这壮观搭配着那段悲壮的历史同时出现,或许沉默才是最好的描述。炙热阳光,盘旋不去的飞鸟,曾经近在咫尺如今已然远去的死海,一千年又一千年……

  马萨达上有许多鸽子,还有一种成双成对出现的鸟,我忘了这种鸟叫什么名字了。米娅说这种鸟一生就只认一个伴侣,它们时常在马萨达徘徊,只有口渴了才会飞到远处的淡水河补充些食物和水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那些死去的犹太人派来守护这里的呢?如果你去马萨达不妨带些干面包上去,这样你就有可能受到这些马萨达“守卫者们”热烈地欢迎了!

上一篇:暑期亲子游市场火爆 谨防旅游消费陷阱 下一篇:抛开小桥流水 周庄如何担当江南第一水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