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凯发娱乐 > 凯发娱乐首页 >

那一年去南极科考是梦想也是挑战那一年在冰天

作者:凯发娱乐--时间:2019-01-10 22:21

  在南极考察训练基地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挑战体能,参加野外生存集训;在“雪龙号”极地科考船上,感受穿越西风带的风浪汹涌,品尝脸上海水的咸;在到达南极中山站后,有过极昼天气里找不到北的尴尬;经历过在齐胸深的雪坝里的寸步难行;也体验过第一次看到极光,以及极夜过后看到第一缕阳光的欣喜……整整一年的南极科考经历,让董剑至今难忘,这其中有学习、有收获,亦有成长。

  董剑,国家一类高山艰苦气象台站——五台山气象站站长,中国第31次南极科学考察队中山站越冬队员,当年山西选出的唯一一名赴南极科考的气象人。2014年10月30日,董剑从上海出发,执行为期一年的中国南极中山站越冬气象科学考察任务。南极归来3年后的此刻,董剑的同事王俊杰已经抵达南极中山站,参加中国第35次南极越冬科考。此前,大同市气象局的杨春仓曾参加中国第27次南极科学考察长城站越冬科考。我省目前共有3名气象人赴南极执行科考任务。

  参加南极科考要过哪几关?气象人在南极科考的日日夜夜如何度过?12月15日,山西晚报记者对话董剑,为读者追述气象人那些美丽“冻人”的南极科考故事。

  董剑: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每年会选派3名气象工作者,前往南极执行科考任务,名额会分配给3个省,每个省每次选派1名工作人员。2013年12月,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启动第31次南极科考气象工作者选拔工作。

  要想参加南极科考,须过业务关、体能关和心理关。在业务上的选拔要求是要在省级以上气象部门受到业务表彰,或者在全国业务竞赛中取得优异成绩,并且基础业务素质过硬。经过层层选拔,我被省里初选确定赴南极考察训练基地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进行野外生存集训,成为预选队员。

  2014年2月,我参加了为期20多天的野外生存集训。这段时间,我要过体能关。自打报名参与选拔后,我就开始锻炼身体,每天坚持跑步。所以,对于这次集训我做好了吃苦的思想准备。

  野外生存技能培训于我而言,是一次突破性学习。雪中行走、结组攀登、冰雪中攀登、滑落停止、垂直攀爬训练、挖雪洞、野外营宿、体能训练、GPS使用等项目,很多是我没有接触过的,很新鲜,也很实用,再苦再累都是一种享受。

  比如滑落停止训练,是在坡度较陡的冰雪面上下滑时,要保持冷静并以正确的姿势和动作,将手中的冰镐准确而快速地插入冰雪中,是考验人协调和快速反应能力的项目。结组攀登的时候,会设计一些危险难行的路线,用绳子和户外锁扣环把大家串起来,以便大家能够相互协助和扶持,用来自集体的力量把危险化解掉。

  到极地工作,业务过硬是基础,但心理承受能力更重要。极地环境中,活动范围小、环境艰苦、气候恶劣,人群固定,长时间做同一件事,人们的心理会受到极大挑战。因此,集训期间,有专业的心理学专家团队随时观察,进行心理测试和谈话,学习理论知识、应急救生、医疗急救知识和心理健康知识,并分析极地环境下工作的心理变化、行为变化和应对办法。集训的成绩包括心理测试的结果,是最终确定队员能否去南极工作的重要依据。

  董剑:野外生存集训后,又进行了20多天的业务培训考核。之后,便是等待通知了。那段时间,我一边坚持锻炼,一边搜集南极的各种资料进行学习。同时,还找一些老队员了解南极工作情况,做好赴南极的各种准备。

  我心中一直有一个信念,就是要去就去中山站,要进就进南极圈。因为中山站(地理位置是南纬69°22′,东经76°22′),在南极圈(南纬69°22′南纬66°34′)内,而长城站(地理位置是南纬62°12分′、西经58°57′)不在南极圈里。因此,在中山站工作,可以感受南极特有的环境、气候,感受极昼、极夜等现象,亲眼目睹极光的绚丽多彩,还有南极圈内特有的动物、原始植物。

  我很向往,但也要服从分配。很幸运,心想事成。2014年10月初,在业务培训结束后,我接到通知,将被派往中山站越冬队执行科考任务,为期一年。南极科考还有度夏队,工作时间为每年11月初至次年4月初。

  董剑:老妈身体不好,女儿又刚上高中,我这一走就是一年,家里还有很多牵挂。但去南极是我的梦想,也是一次难得的工作机会,我舍不得放弃。除了必备的工作和生活用品,走之前,我们全家去拍了一张合影,我带着它出发了,想家的时候可以看看。

  董剑:2014年10月30日从上海出发到12月初登上中山站,一个多月的时间,都在海上。

  董剑:协助海洋预报中心负责航海气象保障。航行期间,有随船的科学家给讲课,摄影、海洋、地质、天文、珊瑚等各个方面的知识都有讲解,学了不少新知识,我还获得了南极大学的毕业证书。同时,船上还会组织一些文体活动,给大家调剂调剂。

  董剑:是的,第一次。茫茫大海,一望无际,暗流涌动,新鲜震撼。雪龙船一路乘风破浪。记得航行第10天的时候,当晚我感觉船有比较大幅度的晃动,队友还开玩笑说,是不是遇上大鲨鱼在船下掀浪呢。

  第二天早上7点(国内早上5点),我起床站到甲板上,发现到处都是水,原来是风吹海浪吹到甲板上的海水。那一刻,船头激起特别大的浪,海面上有一朵朵白色的浪花,船周围一涌一涌的浪在追逐。船随着涌浪前后摇晃,就像一直在点头。看着船头激起的大约四五米高的浪花,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乘风破浪”的感觉。在甲板站了一会儿,脸上就湿湿的了,舔了舔嘴唇,品尝到了一种淡淡的、新鲜的咸。呵呵,我竟然很欢喜,不自觉地又舔着尝了尝,感觉真鲜。这时,我还发现雪龙船右舷有几只海鸟在飞翔,仔细一看,不是几只,足有十几只,海鸟不是很大,看着就像鸽子般大小,但迎着风、乘着浪一直往前飞、向前冲,飞得很坚强、很勇敢,那种追风逐浪的精神,完全就是高尔基《海燕》的现场版。后来,我证实了,这些海鸟就是海燕,队友打趣,当时你应该大喊一声“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董剑:2014年11月20日,雪龙船就进入西风带了,在时时会掀起大风大浪的南大洋西风带海域,没有不晕船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基本每次科考航行都会有队员晕得几天不能吃喝,还得打吊针。我也一样,开始晕船,头晕、恶心,虽然饭量减小,但好歹还能吃饭。好多队友是躺着会晕,而我是躺着就不会太晕,所以就让自己躺下来舒服一些。

  大自然线日雪龙船过赤道时,大海特别平静,湛蓝湛蓝的,像一面镜子,很漂亮。那一天,雪龙船从北半球进入南半球。世界航海有一个传统的习俗:船只航行过赤道时,为了纪念,也为了保平安,都会举行祭海神活动。现在雪龙船把这个活动赋予更现代的意义:队员们一起放飞了心愿气球。同时,还在船上举行了过赤道拔河比赛,中山队还拿了第一名。我赢得了31次科考小旗帜、吉利剃须刀、过赤道纪念封、保鲜盒、洗面奶等纪念品,东西虽然小,但很有意义,至今还收藏着。

  董剑:2014年12月1日,雪龙船停止破冰前行,但距离中山站还有27公里。全体队员需要进行海冰卸货,将雪龙船上的科考设备物资、油料,生活物资,如蔬菜、水果、罐头、饮料等运送到站区。这是每一次科考队所有队员在到达南极后最关键的,也是最重要的工作。

  但送物资去站区的海冰路并不平坦,海冰上有裂缝,需要队员们搭桥护路。我们中山站越冬队18人分成几组坐一辆雪地摩托、两辆全地形车(方向盘类似摩托车把手,两边各有一条橡胶履带,履带内各有四个小轮驱动,所以也叫“小八轮”)护送一辆雪地车向中山站方向进发,这辆雪地车拖着一集装箱大雪橇。可是,刚走不到半小时,一辆全地形车挂不了挡,机械师检查后说当下修不了,只能暂时放弃。安排一部分人徒步返回雪龙船,其余几人乘另外一辆全地形车继续前往中山站。

  可是,没走一会儿,车的履带又脱掉了,修理了半个小时再往前走,大概一个多小时到达冰裂缝处,裂缝处已经铺了4块木板。我们3人下车护路,其余人员前往中山站。大概不到一小时后,从中山站返回一辆雪地摩托和一辆全地形车以及5名队员,通过冰裂缝,拉上我们3人返回雪龙船,返回途中全地形车又出现3次故障,问题不大,机械师很快修好。我乘坐的雪地摩托在通过一个斜坡时还翻了车,在雪面上速度也慢没什么事,扶起来继续前行,一路上磕磕绊绊。

  就这样,来来回回,大家克服困难,齐心协力,海陆空协同作战,6天时间完成卸货任务,12月6日,正式登上中山站开始工作。

  董剑:我们上站时,正处于南极极昼(每年11月底至次年1月底)期间,太阳早上在东方,然后由北转到西到南,晚上再到东,一天24小时总挂在天空。除了起床、吃饭、晚上休息明确时间,其余时候好像对时间没有概念,总是在问“现在几点”?所以我感觉一天比较漫长,而且方向感不明确。

  一上站,就跟老队员开始交接,熟悉业务,正式值班。白天掏箱卸货、整理物资,晚上还有两次观测发报,有点休息不好。

  董剑:哈哈!是的,挺尴尬!极昼天气里方向感不明确。上站好几天了,还找不着北,怕丢人,才想起来找北。我是根据观测风向,确定了东南西北的方位。

  董剑:气象工作者在中山站和长城站的业务基本一样,只是中山站没有降水量的观测。中山站主要是暴风雪和低温天气,温度很低很干燥。我每天5时、11时、17时、23时进行4次观测,对应北京时间是2时、8时、14时、20时,主要对各类气象报表,气象数据统计上报。协助队友进行大气成分观测,气象卫星接收设备维护等。怕耽误观测,我在床头放了两个时制(中山时和北京时)的闹钟。

  有一部分工作还要在室外进行,比如每周日要换温度、湿度自计纸,在暴风雪天气和零下40℃的极寒天气下,那就是一场战斗。我不仅要保证换纸,而且要注意百叶箱门不能被暴风雪吹断吹跑。

  董剑:必须用企鹅服、高帮雪地靴、围巾、面罩、绒线帽、皮帽、墨镜等装备把自己武装好,否则南极的天气会给你“好看”。

  有一次,我清洗水箱,左手手心被潜水泵水管上的金属卡子划破了,挂掉指甲大的一块皮,当时觉得一点小伤,没什么。可是过了好几天,都没有愈合。医生说,南极空气干燥、气候寒冷,伤口恢复得慢一些。后来,我作业的时候习惯了戴手套。

  还有一次,我协助队友去“云台山”架设照相机。云台山是在站区东南方向的海、冰川、陆地交接处的一座小山。卫星观测海边冰川以每年150米的速度向海里移动。在这里架设一台相机设置自拍,一段时间后可以验证卫星观测结果。那回我可是领教了南极紫外线的厉害。

  天气不错,我除了戴着墨镜,没再戴什么防护用具。回来后发现除了墨镜遮挡的地方,脸上都被晒黑了。第二天,晒黑的部分开始脱皮。所以又养成一个习惯,就是长时间外出时必须戴护面罩、涂抹防晒霜、戴墨镜。

  董剑:2015年2月1日,我们正式进入越冬工作了。风雪是南极的“常客”,经常连续十几天都是阴雪天气,大风呼呼地刮,夹着雪粒打在脸上,生疼。气温低,哈出来的气升腾上来,眼睫毛就结霜了,眨眼睛时眼睫毛会冻住,手揉揉才能睁开眼睛。

  我记得5月份观测到的最低气温已经达到38.4℃,是中山站有气象记录以来5月份最低气温,前一次同期最低是-35.3℃。7月,气温已经低至40℃,连着十几天持续低温,而且最高温度也维持在-35℃左右。

  我们冷中作乐,玩低温泼水。端半盆开水到室外楼梯口,撒一道弧线泼出去,开水瞬间冷却,一团水雾像爆炸现场似的升腾而起,下落的水滴成一幕水汽瀑布,半盆水瞬间全部化作水汽。

  董剑:进入冬季,南极的天气越来越冷,气温越来越低,风雪越来越大。即使没有暴风雪的日子,在室外换温湿度自计纸时,戴着手套拿着手里换下的钟筒也感觉很冷,是那种彻骨的寒冷。

  记得2015年4月的一天,中山站迎来了一次雪暴天气,我这才见识了真正的鹅毛大雪。雪片大小与一毛钱的硬币差不多,甚至还要大些,铺天盖地的从天而降。好在风不大,雪片打在身上噗噗的响,像夏天的雨点打在身上。路灯下迎风抬头看,完全科幻大片的感觉。

  后来刮起了大风,我竟然能感觉到越冬宿舍楼在颤动,虽然只是微微地颤,可还是有感。这种天气对大部分队员没有严格的时间要求,所以不用出去,但负责气象观测的队员一天四次观测必须完成。当天20时的观测,有队员主动说陪我一起去。幸运的是,我们出去的时候,风小了些,只是雪坝积雪深,一脚踩下去能到大腿根。

  在更加恶劣的暴风雪天气里,为了保证正常观测数据上报,也保证人身安全,我会住在气象栋里几天。

  董剑:连续十几天的暴风雪天气过后,站区建筑、设施等构筑物背风面会形成雪坝,是风吹积雪堆积起来的,远远看像一座大坝,但是很松软。

  2015年5月的一天,在去观测的路上,我遭遇了一次雪坝里的“寸步难行”。那天,照例要去换室外温湿度自计纸。可是当我走到了旧发电栋跟前傻眼了,雪坝比我高,足有两米多。更要命的积雪是新堆积起来的,很松软。看着旧发电栋门前的雪坝很高,我就往莫愁湖方向绕了一段路,那儿的雪坝低一些,但却更宽。

  我踏进去走了两步,就体验到了什么叫“寸步难行”,所谓的“摸爬滚打”根本没用。在这个雪坝里走,一脚踩下去雪已没在胸部,脚下积雪是松软的,我的脚根本无法着力。我用双手往出拔一条腿,很费劲,可是拔出这条腿,另一条腿却陷得更深。我又试着躺下向前滚,雪软,一躺下就完全陷入雪中压根滚不动。后来使劲用胳膊把面前的积雪拍下去压实,再拔出脚踩实点,这样一步一步往前蹚。这个办法凑效。

  就这样,四五米宽的雪坝我“蹚”了将近20分钟才过去。风夹着雪直往脸上打,满脸都是水,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融化的雪水。

  幸亏我提前出发,没有耽误换纸、观测。观测时,大百叶箱里面被风吹进了雪,满满的一箱,全部清理了才能找到自计仪器。

  返回时,站长来“救”我,他带了铁锹,我们把雪坝铲出一条一人宽的小路,才顺利走出雪坝。虽然艰难,但还真过瘾!

  董剑:在南极得把自己练成全能,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资源有限,遇上事只有两个字“解决”。

  南极的网络不太好,为方便大家使用平板电脑、手机等无线设备,我想办法装了两根天线,安装好了公用路由器,覆盖到整个越冬宿舍,就不用每个人都自己装无线路由器了。

  我记得刚到站上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日常工作之余,会整理各种蔬菜。从国内运来的一些蔬菜烂掉了,需要处理掉,好的、快烂的,要分类存放。最有意思的是存放鸡蛋,每隔一周就要把鸡蛋连同包装箱上下倒一次,避免蛋黄接触蛋皮坏掉。所以一般一周左右就会组织大家进行一次“倒蛋”。

  大家还会讨论蔬菜如何储存会放得更久些。我还提出把胡萝卜、白萝卜腌成泡菜。在家里每年也这样腌着吃,如此,可以给大家调调口味,也利于储存,效果还不错。

  帮厨也是常有的事,我还做过主厨。新疆大盘鸡、椒盐虾、家乡的拨烂子……在周日厨师休息的那几天,要做站里18个人的饭,真有点手忙脚乱,不过大家还算买账,吃得尽兴。

  在南极,尤其是极夜到来的日子里,长期处在漫漫黑夜里,人的生物钟会被打乱,会出现失眠的症状。如果一个人闷在宿舍里,很容易出现越冬综合征,人会变得孤僻,稍微遇到一点事情,情绪波动就会很大,容易发火。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站上会组织大家开展一些活动,打篮球、羽毛球、乒乓球、台球、扑克等,让大家保持身心健康。

  我还好,除了感冒、咳嗽了几天,没有特别的不适应。没事的时候,我会做木雕,刻企鹅、刻章、刻葫芦,特别享受。据说我用的这些木头,是建南极泰山站时用剩下的。

  董剑:是的,环境很好,见到过很多可爱的企鹅、海豹,拍了很多照片。我们经常出去集体劳动——捡拾站区垃圾,主要是一些建筑垃圾,废铁之类的垃圾。生活垃圾乱扔乱丢的基本没有,队员们有抽烟的,但站区以及周围看不到乱扔的烟头。大家捡拾垃圾很是认真,角落里的、浅土埋着的、甚至细小的塑料类垃圾都认真捡起来放入垃圾袋,真的是一丝不苟。

  董剑:极光的美无法用语言形容,真的是震撼漂亮。极光有时就像很薄很轻的丝巾随风飘荡,有时也像平静的海面荡起一丝丝的水波,飘飘忽忽,仪态万方。

  晚上,极光很强烈,壮观、震撼。漫天飘舞,似龙在翻腾、凤在飞舞,一会儿弯成一条丝带,一会儿绕成一个圆圈,一会儿又是半天空的薄幕,间或出现一条像利剑一般直指天空,西方还没唱罢,东方已经登场,一大条彩带从天顶向周围蔓延,前面浓墨重彩涌动,后面留下淡淡的一层,整个天空都亮了。

  董剑:我记得特别清楚,2015年7月23日,极夜过后,我们见到了第一缕阳光,它朦胧柔和,感觉很亲切。那天是阴天,北方远处云层较薄,我在越冬宿舍门口看,太阳在一座大冰山后面,由于云层的折射,看着好像从冰山后面有一把火红的利剑直指天空。火红的太阳光穿过云层照射到西南高地和西南方内拉湾方向较高的山头上,像被罩了一层火红透明的幔帐。好久没见到太阳了,那种期待和高兴无法形容!

  董剑:欣慰的是圆满完成了科考任务,工作上没留下什么遗憾。最深切的感受是,在冰天雪地的南极,感受到大自然的伟大,自己的渺小,更加懂得了谦卑,经历了成长。

  同时,无论从雪龙船的航行保障,到南极科考的设备、补给保障,都让我感受到祖国的强大。虽然科考归来已经3年了,但祖国的强大时刻激励着我。我是中国南极科考队员,我骄傲!

  说实话,想家是一定的,最想的时候,是得知新一批科考队员从国内出发的时候。那段时间,已经是归心似箭了,每天没事的时候就上网,在“雪龙在线”盯着雪龙船的航行路线看,看雪龙船到哪里了,那会儿是真的想家了。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上一篇:电视剧《开封府》包拯事迹变宫斗 古典题材的改 下一篇:《开封府传奇》央视八套热播黄维德演包拯爱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