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凯发娱乐 > 凯发娱乐 >

爬泰山中的美丽邂逅陌生人你现在还好吗?

作者:凯发娱乐--时间:2018-11-16 22:08

  生命中总是有许许多多的遇见,又分离,充满了惊喜,也无不包含着悲伤。《红楼梦》中宝玉最不喜别离,可天下诸事哪里又有不散的道理?我在夜爬泰山时,就遇到了那么三个一起爬完了泰山却连姓名和联系方式都未曾互留的男孩子……

  从两点钟开始爬,上山用了四个小时,下山用了五个小时。泰山之旅画上句号……一下火车,坐出租车到了泰山脚下,那天的夜晚月色如水洒下,却也依旧是很黑,我们三个女孩子既找不到售票处在哪里也不知道路怎么走,这时恰好遇到了三个也在一起夜爬泰山的男孩子一起爬山,我们便主动邀请了他们一起爬山,本是三个人的旅途瞬时变得有趣起来。

  三个小哥哥一直很照顾我们,他们帮我们打着手电筒指路,偶尔看到和我们之间的差距拉大时,还会停下来等我们。一路上不时听到潺潺的流水声,有一种“明月松间照”的意境。

  泰山之路,难于上青天,台阶的陡峭你未敢想象,加之山的高度,不禁令人筋疲力尽。现在回想,当时爬山的样子简直就是狼狈不堪,越往上爬,越陡峭,气温越低,接近山顶的风景白雾弥漫,让我想到了金庸武侠小说的许多情节,像是仙人居住的地方。

  到了南天门,大家的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从一开始的有说有笑,也变得开始沉默起来,大家都专注于自己脚下的路,空气中安静地只能听到每个人沉重的喘息声,我们知道这是最后一段路了,都屏起精神。时间其实很紧张,因为马上就要日出了,我们都想赶在日出前上山,去一睹那蔚为壮观的美景。大家都用尽了自己的力气去爬最后一段路,有的快有的慢,三个小伙子爬得快,便到了最接近山顶的一个平台等着我们。

  过了南天门时气温已经很低,我们三个女孩子每人租了一件军大衣穿,男孩子觉得还能扛得住便没有租,可他们在平台等我们时,已经被冻得瑟瑟发抖了,所以便没有再往上爬,直接下山去了,我们连一个正式地告别都没有,我心想——说不准下山之后还会遇到的吧,可世间之事又哪有这么多巧合呢,我们就这样匆匆的分离了,甚至连他们三个的名字和联系方式都没有问。

  后来我一直在想,那么长的一段路程中为什么我们连彼此的名字都没有问?是出于害羞还是觉得彼此只是漫漫人生旅途中匆匆的过客而已,我未曾得知答案,也从未问过我的两个同学的想法。

  那时的头发早已被雾气淋湿。登到山峰之巅时,妖风四起,我们顶着寒风爬到了泰山的最高处——玉皇庙,在庙里拜了拜,每人给家人求了一个平安符,就下山了。渐渐的,天亮了,爬到山顶的我们由于雾气太大,并没有没有看到日出,我们都满怀遗憾,但看到“五岳独尊”的石柱,领略了登泰山而小天下的雄伟壮阔,也是值得了,毕竟是五岳之首,历代君王和文人墨客所赞美之地!

  天亮后,泰山的轮廓已经完全显现,不似南方山水那般清秀,倒有一种磅礴的气势,有的海拔高处海棠花还是含苞待放的姿态,真的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我们登到的全山最高处海拔1450米,下山时,四肢剧痛,双腿发软,强硬地撑着才走到了山脚,三人几乎都累得说不出话。

  没有看到日出是一则遗憾,没有询问姓名又是一则遗憾,我们三个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一点,可遗憾也算是一种美吧,至少,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与泰山后会有期,而在爬山时,和三个小哥哥聊到他们在第二天也要去济南,大明湖,说不定还会再遇到呢?缘分这种玄妙的东西谁又能说得清的呢?

  其实我是有宝玉一样情怀的人,遇到让我很欢喜的人便不想分开,喜聚不喜散,尽管是一个陌生人,尽管以后永远都不会再遇到,我还是有一种莫大的悲伤……而自己又故作潇洒的没有去问其名字,联系方式,觉得过客而已,何须当真?其实是违背了自己的心思,待到事后回想时内心却是莫大悲伤——我总是这样,或许也应该这样。

  不禁让我想到了许多在火车上遇到的人,有的热情洋溢,有的阅历丰富,有的幽默风趣,无一例外的是我们都相聊甚欢,却都只是一面之缘。我想,我今生都不会再遇到那个语速超快的抱着冰淇凌的上海大哥哥,那个可爱又萌萌的阿姨,那个假装成熟的初三小弟弟,两个美丽大方的学姐,还有一上来就一连串问了我三个问题的兄弟.........

  世界太小,让我遇到了你们,可世界太大,分别之后却再也见不到你们。我就说,我是感性的,会因为遇到仅有一面之缘的人而悲伤很久,甚至写一篇文章来祭奠。匆匆遇见,匆匆离开,再也不见,也许这就是过客的含义吧……

上一篇:去杠杆”泰山压顶环保PPP回归理性 下一篇:金庸大侠峨眉山上一日游 不当名誉顾问